您现在的位置:刻瓷艺术网 > 天下刻瓷
编辑

淄博内画大师张广庆与植物人妻子6年岁月

发布时间:2016-06-02 17:57 来源:鲁中网 作者:姬连庆 编辑:于汛 
摘要 2012年1月22日,除夕之夜,淄博内画大师张广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年夜饭,其乐融融,但是在他们心里,仍然有着一份缺憾——张广庆的爱人已经不能再和他们一起吃年夜饭了。

20120131084956140.jpg
日记记录下照顾石玲的点点滴滴

20120131085103558.jpg
张广庆和18本照顾日记

20120131085120761.jpg
张广庆向记者讲述照顾妻子的每一个细节

2012年1月22日,除夕之夜,淄博内画大师张广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年夜饭,其乐融融,但是在他们心里,仍然有着一份缺憾——张广庆的爱人已经不能再和他们一起吃年夜饭了。
    提起中国传统民间工艺——内画鼻烟壶,不得不提当今国内鲁派的代表人物张广庆。“魔手化幻境,粒埃见乾坤”是对他的精确评价。绝大多数人只知道他的艺术成就,在2011年11月13日,中央电视台12频道《道德观察》栏目讲述了他生活中的一段经历,让更多的人了解了他人生的另外一面。
    2004年,张广庆的妻子因突发脑出血而成了“植物人”,面对长期昏迷的妻子,张广庆和家人在病床旁坚持照顾,这一照顾就是近6年,直到2010年1月29日石玲离开人世。近6年的时间里,他在妻子的病榻前事无巨细、亲力亲为,用每时每刻都在记录妻子病情的18本日记,诠释了他对妻子的爱。

内画院里的特殊房间
    在淄川区松岭路上,几栋小楼坐落在清幽的小山上,这就是张广庆内画艺术研究院,是张广庆与妻子石玲带领着自己的学生一砖一瓦建成的。
    其中的一栋二层楼上,一间特殊的屋子显得和别的房间有所不同,这里面没有画笔,没有染料,也没有陈设的内画鼻烟壶作品。在这个套间里,摆着一张可以升降的单人床,床头的桌子上摆着吸痰器、消毒用的碘伏、纱布,使得这里看起来和一间病房没有什么区别。这间和内画院显得格格不入的房间在张广庆及其家人乃至整个内画院师生心目中占据了特殊的位置——张广庆的爱人石玲就在这里“生活”了将近6年。“我的爱人石玲2004年因为突发脑出血而成了‘植物人’,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我们就把她接到了这个房间里居住。”张广庆说,之所以将爱人接到这里,是因为觉得这里环境好,有利于妻子的恢复,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便于自己照顾妻子。

一起走过艰难岁月
    张广庆和妻子石玲是典型的中国式夫妻。据张广庆称,自己和爱人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自己当时在博山美琉厂工作,妻子也在博山的一家企业上班。“在别人介绍之前,我们并不认识,后来到了岁数,就有人给我介绍对象,通过这种方式,我们俩才开始接触。”张广庆说,通过几次接触,两个人彼此都有了好感,1975年,两个人结婚,开始一起生活。“当时我们的生活可不像现在的年轻人这么浪漫,日子过得相当艰苦。”张广庆回忆,两个人结婚后,分到了一间十二平米的房子,里面除了一张双人床、一个衣橱和一个桌子外,难以摆下其他的家具了。“我们有两把椅子,其中一把椅子长期在衣橱顶上放着,因为根本放不开。”张广庆告诉记者,家里用途最多的就是那张双人床,除了晚上睡觉之外,白天张广庆就把铺盖卷起来,把床当成了自己的画桌,妻子石玲做饭的时候,还要在上面放菜板切菜。
    张广庆回忆,当时夫妻两人的工资加起来只有40多块钱,随着两个孩子的先后出生和父母年纪的增长,微薄的收入让夫妻二人经常面临经济窘迫的局面。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张广庆和妻子相互扶持。张广庆说,妻子不仅在生活上把一家人照顾得很好,还在工作上给了他很大的支持,这样才让他坚持度过了那段艰苦的岁月。

生活渐好却闻噩耗
    1988年,张广庆从原来的单位辞职,开始筹建内画院,这期间他经历了投资商突然消失、四处寻找资金等艰难的历程,石玲一直在张广庆身边支持着他,随着内画院慢慢形成了规模,家里的生活条件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当一家人享受着幸福的时候,命运却又给了他们一个致命的打击。
    2004年6月的那一天,在外办事的张广庆突然接到家人的电话,说石玲突然晕倒在了路上,已经被送到了医院,让他马上赶过去。
    那天深夜,重症监护室病房外长长的走道异常寂静,只能偶尔听见护士巡房的脚步声,病房外的长凳上张广庆一动不动地呆坐着,医生说的话还萦绕在耳边:“病人颅内出血严重导致长期昏迷,成了所谓的‘植物人’,什么时候能够苏醒还是未知数,可能一个礼拜就能醒,也可能一个月、一年,甚至永远醒不了。”
    原来妻子家有高血压遗传史,那天她去探望张广庆的母亲,在快要到的时候,突然觉得头一晕,就倒在了路边。张广庆赶到医院的时候才得知妻子的状况十分严重,严重的脑内出血,需要马上进行开颅手术。
    手术进行了4个小时后,石玲被推出了手术室。医生说手术已经抽出了病人颅内的淤血,但由于送到医院时脑子出血太多,脑干受压太厉害,病情严重导致意识还无法恢复。全家人静静地等待着石玲醒来。从那天起,张广庆就放下了工作,陪在妻子的身边。

专业医护般照顾妻子
    妻子病了以后,张广庆一心扑到了妻子身上,对工作、创作没有了心思。对别人照顾妻子他总是不能完全放心,稍微休息一下就赶忙到医院询问妻子的病情。
    由于脑干受压太厉害,石玲长期处于昏迷状态。张广庆接受了医生的意见,准备将妻子接回家中继续治疗。经过考虑,家人决定将石玲接到内画院,那里不仅空气清新,还有石玲熟悉的一砖一瓦与那些可爱的学生们。其实将妻子接到内画院来还有一个原因,张广庆告诉我们:“她在内画院养病,只要我平时工作一有时间,或者下楼去上个厕所都能顺便去陪她一会儿。”于是按照医院的标准,张广庆与家人就在内画院的临时家中给石玲设立了一个病房。“医院有的我们都有,像医院的专门病床,为了防止病人生疮的气垫,给病人吸痰的吸痰器,搅拌食物的搅拌机。”
    从妻子住院的第六天起,张广庆就像医院每天给病人做记录那样也给病床上的妻子建立起了日记本,记录妻子每天的身体状况。
    因为昏迷中的病人没有知觉不会表述,只能靠护理人员去发现她身上有什么变化,所以不管谁护理都得进行详细的记录。记者在张广庆家里看到了那些日记本,在妻子生病的5年零7个月中,他们一共记录了18本日记。在张广庆拿出的日记本上,记者清清楚楚地看到日记本每页最上面一排写着尿量、食量、体温,左边一栏标注着时间。除了一些日常的记录之外,每个小时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也都做了详细的记载。“喝了多少水,吃了多少食物,排了几次尿,体温是否正常。一旦有什么情况,医院一看我们记录的这些就可以马上对症下药。”张广庆向记者解释记录的作用。

打破预言的生命奇迹
    鼻烟壶内画,是用画笔伸到鼻烟壶的内壁上进行作画的,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人有极强的耐心和细心。张广庆平时在做鼻烟壶内画时就养成了认真细致的习惯,于是他就把这种习惯用到了照顾妻子的身上。
    长期昏迷的石玲身上插着三个她赖以生存的管子,一根管子叫鼻饲,插进切开的喉管,就是通过这根管子将打碎的食物一点点地输进胃里,帮助病人进食的,另外还插着一根尿管和一根气管,以维持病人的正常身体机能。照顾长期昏迷的病人是个浩大的工程,光翻身就需要8个人,每天都要定时翻身、按摩、清洗,张广庆和家人开始轮流值班照顾病人。
    医生说,长期昏迷的病人在家里疗养的,一般半年最长一年就离世了。因为病人吃东西全都得靠管子打到胃里,一顿饭就得花很长时间,喉管切开后稍微不注意就会引发肺部感染。昏迷中的病人无法自己行动,所以需要有人定时给他翻身、擦身体,为了不让病人四肢萎缩还要有人给他按摩,所以这样的病人24小时身边是不能离开人的。
    张广庆的二儿子张路华本来在北京学习,因为母亲病了所以暂时放弃了学业回家专心护理母亲。张路华说,“古人有句话,‘父母在不远游’,母亲生病了就要先回家照顾母亲,只有母亲一切都好,自己才能放心地出去寻找理想,发展自己的事业。”
    石玲昏迷几个月后仍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于是,张广庆跟儿子决定用冲喜的办法给石玲祛一下晦气。所以在2004年11月份的时候,张广庆为二儿子与儿媳在内画院内举办了婚礼。婚礼的仪式就在石玲的病床前举办,昏迷中的石玲被家人扶起接受了这一对新人的跪拜。
    转眼过年了,石玲依然没有苏醒。可孩子还是决定像往年妈妈清醒时一样过年。他们给石玲换上了大红色的新衣服,将年夜饭设在了内画院石玲的病床前。张广庆告诉记者,“年夜饭我们就在她病床前吃,我们像往常过年一样摆上酒、菜,也给她摆上一副碗筷,也让她吃水饺。”“她是有感觉的,能听到我说的话”,张广庆始终坚信,“在我说话的时候,她的头总是微微侧下我这边,她在说她听得懂。”“有她在,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家。”张广庆和其家人都这样说。(本文原刊于2012.01.31鲁中网)

关注中国刻瓷艺术网微信公众号
1
关键词: 植物人 淄博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刻瓷艺术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

上一篇:刘从波刻瓷作品创作过程欣赏
下一篇:师傅带徒弟一人一产业 淄川百余名人变名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