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刻瓷艺术网 > 刻瓷学院
编辑

阎先公:试论陶瓷壁画和瓷板画

发布时间:2016-06-06 16:44 来源:《阎先公美术作品——陶瓷卷》 作者:阎先公 编辑:于汛 
摘要 任何一种艺术或画种如果不再继续探索发展,其前景都是可悲的,陶瓷绘画有几千年的历史,瓷板绘画也有数百年历史,当年的瓷板画多以工正严谨而著称,而研用各种彩质,各种技法近几年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尤以景德镇瓷板的重要基地,艺术家借以发挥和探索取得了令人兴奋的业绩,为各地的瓷板彩绘起到了推动作用。

谈到壁画,首先想到敦煌永乐宫壁画。它们的确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壁画中的经典。但这些古典壁画都是用传统的手法和材料直接绘制在墙面上。现谈的是彩绘陶瓷壁画,相比而言,陶瓷壁画因材料所表现技法多样,时代感强而更具发展前景。

陶瓷壁画(包括瓷板、瓷砖)在我国大规模兴起和影响,应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确切的说改革开放为陶瓷壁画的发展带来了生机。改革开放促进了生产和经济发展,生产出了陶瓷砖、为画家提供了新的材料并产生了新的壁画品种,拓宽了壁画的形式和实用的范畴,出现了一批陶瓷绘画,包括瓷板画的创作骨干队伍,涌现了许多艺术佳作。北京国际机场候客厅墙壁上的“泼水节”、“森林之歌”、“科学的春天”都是用瓷砖绘制的,它们的出现在全国壁画界、绘画界甚至社会上都产生了巨大影响。

陶瓷壁画的表现形式

陶瓷壁画是用陶瓷颜料绘制在瓷砖或瓷板上,然后经编号、烤火、再张贴到墙面上,或者在板面上,它的制作较复杂,还有烤火而引起的窑变,有些颜色会发生较大变化,甚至色彩降低,需要再设色、烤第二遍甚至第三遍,但陶瓷壁画适应性强,坚固耐久,又便于画家多种技法的探索、发挥,甚至会取得别的画种而无法获得的效果,扩展了瓷板画的创作领域和社会地位。

1.jpg

“狐谐鬼唱入聊斋”90cm×270cm

悬挂在蒲松龄纪念馆的陶瓷壁画“狐谐鬼唱入聊斋”是我的处女作,由我设计、罗晓东参加设色合作而成。该画是一幅独立的陶瓷壁画,后捐赠给蒲松龄纪念馆,因画面大小(90cm×270cm)内容、色彩与环境协调,便长期的悬挂在第一展室,成为首先讲解的代表画。

该画的形式是传统重彩画,云雾写实的渲染和人物衣服的装饰都能看到工笔重彩的特点,所不同的是陶瓷颜料的使用不像纸画可多次渲染,层层加渲,而陶瓷颜料只能一次完成,如果涂抹面积大,必须心中有数,预先找好便于衔接的地方或分片涂色,否则难以接好,一旦接不好,必须擦掉颜色,重新设色,感觉色不够重,可待烤火后再重设色,该画就是经过二遍设色和两次烤火后取得理想效果。该画的构图及人物夸张拉长和色彩的处理都是壁画成功的重要部分。画面两条运动线由画面底部,上部两侧集中到中部的上端,使本来呆板的对称式构图活跃起来,暖色的调子把故事中的人物置于虚幻的云雾中,增加了神秘感,人物大小、高低、疏密穿插排列组成了运动线的动势。该画的展出引起了专家领导、观众的高度评价,十四集电视连续剧“蒲松龄”和电视剧“狐仙”、“风流丈夫俏女人”皆选作片头画,“蒲”剧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播放,其它两剧发行20余个国家和地区,现已成为淄博对外宣传蒲文化的代表作。

2.jpg

“夺魁”3.4m×1.6m

镶嵌在新建的淄博市体育馆的大型壁画“夺魁”3.4cm×1.6cm是由2100多块瓷砖组成,该画在材料、内容和色彩选择严格的按环境要求而决定的。特别是在构图、绘画手法、人物造型更有其特色。体育馆门庭的迎面墙上有两根斜插出来的水泥柱子,把墙面分成了三段,给构图带来了困难,同时也说明了壁画的独特性和唯一性。用内容把三段组在一起,并突出“夺魁”主体。把争夺篮球置于中部最高点。中间部分对五连冠的女排,国球乒乓球重点描述,场面、特写、典型人物造型和写实肖像,为了层次清楚,便于观赏,而采用透叠法和单色浮雕特写,使表现形式有所创新,对画面四周又用单色的浮雕,既有连续的场面,又有局部和断接式的绘制,并取得理想的效果。特别对运动员的夸张变形,更是该陶瓷壁画的突出特点。该画已成为体育壁画的代表作,山东省体育馆、新汶矿务局体育馆等多家场馆皆是通过此画而邀我为其设计制作。“夺魁”画被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和中国壁画百年大型画册。

3.jpg

“信息、印刷、报纸”陶瓷壁画 2m*3.9m

彩绘陶瓷壁画其形式是多样的,有重彩的、装饰风格的、彩绘和绘制浮雕结合的。下面两幅作品其手法和形式又大不相同,为新建的淄博日报社而创作的“信息、印刷、报纸”陶瓷壁画,从题目上看有三种不同的内容,尽管都与报社有直接的关系,但在画面表现上各有独立性,必须采用不同的表现形式使其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我首先采用的是单色的蓝灰色调子,在统一的调子内对信息部分从古代步行传递、骑马、摩托车、汽车、火车、轮船到飞机、卫星电波、使用漏印法,把陶瓷颜色在刻空好的纸板上漏刷上去,感觉像是剪纸,很有装饰效果。对印刷部分从手抄竹签到活字印刷,电脑打印而采用变形浮雕的装饰画。报纸部分比较活跃,各族人民争看报纸并增进友谊,大小疏密穿插组合在圆形的地球里。整个画面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4.jpg

“聊斋颂”1.5m*3m

对淄博市人民会堂的“聊斋颂”一画是采用浮雕式的画法,该画充分体现颜色的窑变而产生的效果,当时用豆茶和烟黑调配成深赭石色,整个画面是较重的暖色调,烤火后的豆茶色发生很大变化,呈现在面前的画面色调彻底变了,颜色减弱,但却有稳重而柔和之感。原打算再重上遍颜色,因时间关系没有再上色,待上墙后却得到很好的反映,尤其画面运用几何型体中的圆、角形、平型四边形,而把故事的内容与实现归纳起来,并用浮雕的手法描绘,其效果较完美,并获得中国首届女神奖壁饰艺术大赛一等奖。

6.jpg

“枪的起源”38m×65m

以上介绍的陶瓷壁画,多为用陶瓷颜料绘制在大小不同的瓷砖上,再拼接而成整幅大型壁画,随着科技发展,瓷砖块面也在逐渐加大,有15Cm²、20cm×30cm、40cm²、50Cm²、40cm×60cm甚至还有更大的瓷砖,但瓷砖大而厚的不便在墙上使用,目前40cm×60cm的瓷砖是最合适的材料,砖薄而强度高,重量低,适应室内外一切环境。

    综观上述壁画,多为陶瓷颜料再现各画种的风韵,而真正体现陶瓷彩绘自身特点的还不多,尽管许多大师或画家以陶瓷颜料代墨泼洒在瓷板上,却有淋漓大气之感,大部分只能是瓷板上的“国画”,如果潜下心来研究陶瓷材料,充分用陶瓷颜料自身的特点,而做到特殊效果,其它画种而不能取代,方能是真正的陶瓷画。

瓷板画的特殊效果

任何一种艺术或画种如果不再继续探索发展,其前景都是可悲的,陶瓷绘画有几千年的历史,瓷板绘画也有数百年历史,当年的瓷板画多以工正严谨而著称,而研用各种彩质,各种技法近几年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尤以景德镇瓷板的重要基地,艺术家借以发挥和探索取得了令人兴奋的业绩,为各地的瓷板彩绘起到了推动作用。

近几年我致力于陶瓷颜料在瓷板上特殊效果研究,当我把陶瓷颜料调稀后在瓷板上而产生出肌理效果,再借以各种媒介而使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特殊效果。在颜料流动再堵截,然后颜色反流又产生了一种朦胧之感。经反复试验、探索,有自然王国逐渐过渡到必然王国,掌握了特殊技法变化的规律,再把这一成果运用到画面上并取得理想的效果这是一个坎,冲破这个坎需要广泛学识、艺术修养和综合素质。

一次在试验中反复涂抹总不理想,在烦燥的情况下顺便沾了点油料随意滴落下去,瞬间发生变化,本来杂乱无章的大石头上滋生出数块磨菇石,层次很多,韵味颇浓,质感很强,感觉用手敲击会发出咚咚的声音,我舍不得擦掉,怎样用起来,我对聊斋故事比较了解,顺便在大石头的前侧加了一个捉迷藏的女子,而女子又不能画的过大或过前,特别不能遮盖大石头上的精华部分,大石的后面探出玩迷藏的丫鬟,故事就这样产生了,小姐和丫鬟利用大石的遮挡而展开了游戏,她虽不是聊斋中的具体故事,但聊斋故事中类似情节很多,而定名为聊斋人物。

7.jpg

聊斋人物 40cm×40cm

蒲松龄聊斋故事,历代画家都在研究描绘,我曾用多种形式和材料绘制过,特别是用瓷板或瓷砖表现的较多,为此我曾通读聊斋,现看来以前所表现的故事并不深入,多数停留在表面上,近期我又在重读聊斋时,发现蒲翁笔下的故事不仅人、鬼、狐、妖感情丰富,就在荒山野坡,处处充满生机,山一石一树一草都有生命,都能瞬间变成人或鬼,并能与人谈情说爱,或抑暴扬善。如果仅表现亮相的人物和死板的背景房舍,并达不到故事的深层意境。我要用探索的新手法和聊斋故事结为一体。

8.jpg

聊斋故事“席方平”40cm*60cm

“席方平”是聊斋中一篇重要的故事,它揭露人间贪官当道、有正义不能伸展,他要赴阴间讨个公道为父伸冤,谁知阴间和阳间一样,贪官把持,难以伸冤并受到种种酷刑,无奈之时,遇见二郎神,正义昂然的二郎神把层层贪官打入监牢,并对席方平为父伸冤的孝心和坚忍不拔、不屈不挠的的顽强精神加以褒扬,赐席方平与阴间的父亲共同回阳间享乐终生。对于席方平阴间受刑、与父相见,二郎神惩治贪污等用传统的技法来表现,但对阴间这批贪官用什么手法呢?在画面的中间,席方平的后面,用流动的蓝灰色组成的像是河或是烟雾,在流动颜色中借媒介形成不规则的变化,因势利导,勾划出不相同的贪官丑态,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9.jpg

聊斋故事“辛十四娘”40cm×40cm

聊斋故事“辛十四娘”是篇狐鬼故事、辛十四娘是狐狸精,它出没在荒山野岭,处处是鬼、狐、狼、虫,忽而荒野中出现高墙楼宇,忽而是民房轻烟飘飘,山间美女飘逸,老妇时常出没,书生鸿生就在这野坡中与狐仙辛十四娘相识并结为夫妻。故事复杂,内容诸多,该画表现的书生与辛十四娘相识的情节,而周围的山石不是简单绘制,用肌理手法并因势利导画上了鬼、狐、人、妖的形象,使山石有了生命,与主体人物有机的结合。

因篇幅有限不能一一介绍,我还探索到菊花石的处理,各种树木的处理等等,特殊的手法与现实体裁的结合等等。

彩绘瓷板画的发展前景   

所有艺术的探索和表现都是无止境的,任何艺术都有挖掘、探索和表现的潜力。有人说齐白石的花鸟画已经到了顶峰,无人再超越,还有人说国画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应另起炉灶,这些观点都带片面性,严格说齐白石的花鸟花是学习继承吴昌硕的,如果单从花卉上,齐白石的画并不比吴昌硕高,但齐白石把工细的昆虫运用到大写的花卉上而形成了独特的风格,使花鸟画又发展了,眼下正值艺术黄金时期,老中青几代人都在钻研探索,他们不一定照摹齐白石的风格,艺术在于创新,模仿是无出息的,他们别开生面的用各种手法和形式而产生许多好的花鸟画和人才,相信这些人才中数年后会成为耀眼的大师。

就陶瓷画来说时下已有多种材料和手法,并绘制出众多艺术品,如釉下彩、釉上彩、珐琅彩、粉彩、釉上珍珠彩等,相信今后随着科研的发展,新材料的诞生,必定会产生新的形式和画种,而多种形式材料的瓷板画会有更多的精品和人才出现,其前景是无比开阔的。(本文原刊于2015.12.14《阎先公美术作品——陶瓷卷》)

关注中国刻瓷艺术网微信公众号
0
关键词: 阎先公 陶瓷壁画 瓷板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刻瓷艺术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

上一篇:【天工之美】黄小玲:醴陵瓷“传承派”的坚守之路
下一篇:关于画家的几个“凡是”,你千万要记住!否则肯定要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