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刻瓷艺术网 > 天下刻瓷
编辑

信德胜:一把刻刀里的艺术人生

发布时间:2017-06-15 09:30 来源: 淄博晚报 作者:刘洪霞 沙红翠 编辑:于汛 
摘要 信德胜就是这样一个勤奋的人。入行近40年,他凭借“三分天赋七分打拼”,不断给自己设立新目标,攀登一个又一个艺术高峰。从2002年至今,全国创新评比和陶瓷艺术创新展评中连续十三年获得三十六个金奖,这样的成绩足以让人颔首叹服。

1.jpg
信德胜大师

“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采访归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信德胜的影子一直挥之不去,他给记者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到底用什么语言才能给他的人生做个注解?思来想去,歌曲《真心英雄》里的这四句歌词跃入脑海。

信德胜就是这样一个勤奋的人。入行近40年,他凭借“三分天赋七分打拼”,不断给自己设立新目标,攀登一个又一个艺术高峰。从2002年至今,全国创新评比和陶瓷艺术创新展评中连续十三年获得三十六个金奖,这样的成绩足以让人颔首叹服。

2.jpg

勤奋上进的信德胜

信德胜从小酷爱绘画,高中毕业后经常出去写生,在家临摹传统名作。1978年美琉首次对外招工,参加考试的五六十人只考上2人,就有信德胜。“当时考试考一天,我只画了20分钟,考官就说不用考了,这个学生功底深厚。”

信德胜的深厚功底并不是天赋,而是勤奋。在那个没有绘画资料的年代,他凭着感觉,昼夜不停地临摹山水画、人物画,看见好的就画,尤其是红楼梦中的人物。在美琉就业后,虽然离家只有25分钟路程,他却很少回家,而是在下班后一个人窝在宿舍里临摹。“我一遍遍地画,直到如同复印一般,对绘画的线条我有种天然的悟性,加上不断的练习,练就了稳准狠的抓型能力,这对我日后从事刻瓷打下了坚实基础。”

回忆这段往事,信德胜感慨万千,他说传统就是一棵大树,创新就是嫩芽,只有不断从模仿传统中积淀才能去创新,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

信德胜勤奋的好习惯一直保留至今。几十年来,他每天早上5:00左右准时到工作室进行创作,寂静的凌晨里,他拿着放大镜,用小刻刀一下一下敲击着陶瓷,有时灵感来了他会一动不动地坐到中午,有时没了灵感他会立刻停下刻刀,记者采访时他的工作室就摆放着七八件尚未完成的作品,他说灵感没了就让脑子停一停,寻找新构思。

在他的工作室还有三口“大缸”,是目前体积最大的鲁青瓷大缸,其中一口缸的主题是《孔子行教图》,耗费了信德胜一年零七个月的精力,上面书有《论语》《中庸》《大学》,字小如蚁,却笔笔工整。“我的刻瓷作品里,最小的字只有1.5毫米,要用十倍的放大镜才能看清楚,所以每刀刻下去都必须小心翼翼。”

3.jpg
《青瓷孔子行教图太平缸》

多才多艺的信德胜

绘画、书法、内画、彩绘、刻瓷、琉璃镌刻……信德胜工作室,摆放着各种形式的艺术作品,争奇斗艳。熟知他的人都说:“老信是个全才”。他精通陶琉行业的“十八般武艺”,而且样样出彩。

信德胜的全才也不是天赋,而是不断的挑战自我。信德胜的艺术之路发端于内画,当时他运气爆棚,一就业就师从张广庆、孙即杰、陈贻谟三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他很快崭露头角,并不断突破传统技法,展现自己独有的艺术灵气。

但信德胜不满足于此,他说人就要有敢打敢拼不服输的劲头,才能不断创新、不断前行,由他全国首创的琉璃镌刻就是最有利的证明。

1990年信德胜受陶瓷雕刻启发,开始尝试在琉璃瓶上雕刻。“因为琉璃的特殊材质,在上面雕刻难度很大,我尝试了多种刻刀都不行,作品废了一件又一件。”经过反复推敲,信德胜创作的《道德经》、《金刚经》两件镌刻琉璃瓶2010年和世人见面,开创了琉璃微雕的先河。信德胜说,琉璃镌刻的成功得益于他多年从事内画的基本功,琉璃镌刻每个字都只有几毫米,都是借助十几倍放大镜和灯光,一笔一划地刻出来的。

如今,琉璃镌刻已成为博山琉璃的独有技法,信德胜功不可没。这些年他也利用琉璃瓶的器形、色彩的不同,先后创作出了《竹林七贤》、《山水》、《螳螂捕蝉》以及花、鸟、草、虫等一大批作品,简单几笔,勾勒出大家风范。

多才多艺的信德胜,赢得了行业肯定,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首届中国玻璃(琉璃)艺术大师、山东省首席技师、山东省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高级技师、颜山英才……多种荣誉加身,他依然是那个勤奋、上进、画笔不辍的小老头。

4.jpg
《青瓷百佛图太平缸》

追求创新的信德胜

从2002年至今的全国创新评比和陶瓷艺术创新展评中连续十三年获得三十六个金奖;2013年9月获得“琉璃彩绘高温固化”的国家专利;2014年3月申报“玉瓷釉中镌刻”和“玉瓷色釉窑变釉中镌刻”两项国家专利……

这样的成功并不是随随便便得来。

在记者的采访中,信德胜提到最多的词就是“创新”。“艺术创作就要学会走自己的路,如果别人学我只是临摹是没有前途的,我会不断地创造。”信德胜说,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是不重样的,他会根据器形、色彩和构图的透视、疏密关系打造独一无二的作品。

以他获得国家发明专利的“玉瓷釉中镌刻”和“玉瓷色釉窑变釉中镌刻”为例,作品要求既有刻瓷技艺又有彩绘的美感,需要反复的烧制、上色、再烧制、再上色,有时要在窑里烧到五六次之多,直到烧到满意为止。就是信德胜这种孜孜不倦的追求探索精神,才刻画出了一幅幅会说话的艺术精品。

在信德胜的创新作品中,巨型瓷盘不得不提。2000年信德胜投入巨资制作了一个直径为1.6米的巨形刻瓷盘 ,历时15个月,这个直径创造了当时的世界纪录,而且从泥料制作、坯体成型、产品烧成到刻瓷盘画面设计、刻瓷制作,各道工序均由信德胜一人完成。一经问世,便技惊世人,荣获山东省陶瓷大奖赛一等奖。

40年如一日,信德胜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而且在不断的突破自我,他是怎么做到的? 归根结底还是他对陶琉艺术的痴爱,在他眼里,山上的花鸟虫草、身边的三岁孩童都是他创作的灵感来源;在他眼里,搞创作必须耐得住寂寞、吃得了苦头、体现出灵魂。

如今步入花甲之年的信德胜有了传承者,他的儿子信文,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后跟随父亲刻瓷,已是淄博市陶瓷艺术大师。期待他们父子为淄博陶琉事业贡献更多精彩。

关注中国刻瓷艺术网微信公众号
2
关键词: 信德胜 刻瓷 淄博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刻瓷艺术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

上一篇:杨志微雕群刻瓷作品《狮子》
下一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尹干《鲁山系列》之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