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刻瓷艺术网 > 名家名作
编辑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吕泉:妙手精錾“绣”美人

发布时间:2016-05-30 14:09 来源: 大众日报 作者:马景阳 魏茜茜 编辑:于汛 
摘要 她的刻瓷代表作品《白秋练》,借助华青瓷的通透性,运用线刻手法,将白秋练的故事一一道尽。如墨般的发缕在湖风的吹拂下,露出粉桃似的脸颊,薄如蝉丝的裙摆透过浪的洗礼,与肌肤贴敷在一起,宛如水中的人鱼公主,美得让人窒息。

1.jpg

4月14日,在吕泉的工作室内,她正为一件作品做最后的填补工序,寥寥几笔,柔美脱俗的天女已跃然瓷上。

刻瓷美在工艺和线条。因其制作的繁琐和独特性,市面上的刻瓷作品多呈现出阳刚一面,而吕泉的作品却表现出清新淡雅、梦幻般的美感,细腻而流畅的刀法,把女性的含蓄内敛、阴柔飘逸等特点融入陶瓷,汇聚成形意结合、形神兼备的艺术特色。

她的刻瓷代表作品《白秋练》,借助华青瓷的通透性,运用线刻手法,将白秋练的故事一一道尽。如墨般的发缕在湖风的吹拂下,露出粉桃似的脸颊,薄如蝉丝的裙摆透过浪的洗礼,与肌肤贴敷在一起,宛如水中的人鱼公主,美得让人窒息。

吕泉的"新"表现在她更注重把工艺美术绘画与刻瓷技法结合,其所有的刻瓷作品都来自于她的手绘画稿,她从书籍和写生中摘取素材,巧妙搭配人物的衣着色彩,在精美的画稿基础上,根据器形,合理布局,再度创作。她尤其擅长以工笔人物作主前景,以写意技法作背景的仕女人物刻瓷作品。

此外,吕泉对彩绘和陶瓷美术装饰也颇有成就。其彩绘作品《聊斋故事系列》,绘画人物以工笔淡彩为主,人物形态多变,大气流畅。而在陶瓷美术装饰上,她善于将朵花画面和满花画面运用在不同器皿上,形成了独特的国内陶瓷工艺美术装饰风格。

因其大胆的构思,吕泉设计的作品在业界受到了广泛好评。2001年,作品《白秋练》获中国淄博国际陶瓷博览会大奖,并被收藏于中国(淄博)陶瓷馆。2004年,刻瓷作品《16吋红楼梦人物》获山东省陶瓷工业协会一等奖。另外,《春色满园》,《花开富贵》,《青春百合》,《盛世大唐》等画面设计获得国家专利。其作品《凤舞和鸣》被选为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务院国宾用瓷。

勤学苦练 执迷不悔

现在已是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吕泉坦言,其实是"半路出家"。1973年初中毕业的吕泉考上山东轻工美校,学习陶瓷彩绘专业。此后2年,是吕泉的启蒙阶段,初次踏入陶瓷界,对关于陶瓷的一切事物都觉得很新鲜。在班里,吕泉属于"新人",但凭借她的勤奋和天赋,日积月累,很快便崭露头角。

975年,吕泉毕业后被分配到淄博瓷厂车间工作,简单的贴花界线工序,她足足干了两年,一线的锻炼对她日后在刻瓷手法和颜料调试上产生了很大影响。1978年,淄博瓷厂成立刻瓷组,平时就勤学勤练的吕泉,得到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张明文的赏识,后来收其为徒,成为张明文家族之外唯一的徒弟。同年,她进修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理论与实践的结合,让吕泉意识到画面设计对刻瓷、彩绘创作的重要性。

在随后的18年中,吕泉一直沉迷于刻瓷,在凌晨时分的车间里,经常能看见她在灯下创作的背影。那段时期,吕泉凭借其独特的创作风格和逐渐成熟的刻瓷技艺,新作品不断涌现。1999年,淄博瓷厂破产,吕泉被聘到位于张店的淄博华光陶瓷有限公司从事陶瓷设计工作。

正因为吕泉的"执迷不悔",使其在陶瓷美术装饰方面有了新的突破,她结合山东陶瓷材质丰富的优势,创作出现代写实手法与民族装饰技法相结合的日用陶瓷美术装饰风格。先后设计出100多款新画面,其中20多款投入生产,《敦煌凤舞》、《丽花怡人》等产品投入市场以来,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为淄博华光陶瓷有限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

2007年,退休后的吕泉致力于刻瓷创作,主题多以仕女、虫草为主。年过半百的她,依然坚持写生,春天看花、夏天观蝉、秋天赏叶、冬天绘松。搜集来的素材便在她那不到12平方米的工作室里展开创作。

大胆创新 宁缺毋滥

近年来,吕泉以传统素材为基础,在原有的仕女作品上推陈出新,将现代审美标准和各种时尚元素融入艺术设计,赋予了人物新的时代美感。她抛弃仕女以往丰腴体态、单凤眼、圆脸的形象,改为体态匀称、锥脸、大眼的视觉效果,迎合了现代人的审美观念。

2011年,她在朋友的提醒下察觉到,一直以来,极少有人能在大瓷板中刻瓷创作,于是吕泉决定一试。

她耗时两个月,选取"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中的人物原型,用写意背景、工笔人物的手法再结合现代女性的美貌,将画面表现得更加简洁生动。《四美图》中,杨玉环、貂蝉、昭君、西施身着不同颜色衣裙,发型与发饰各异。或端酒杯、或焚香、或弹琴、或浣纱。妖娆的身姿与精致的容貌在朦胧的月光下,让人为之心颤却又触不可及。该作品在当年的中国淄博陶瓷博览会上一经展出,便获得业内人士的好评。

接下来,吕泉还将继续扎身于刻瓷作品的创作。市面上,相比于现在许多电动生产流水线刻瓷产品,手工刻瓷作品少之又少。就吕泉而言每年只能创作20多件作品,但她认为,手工刻瓷效率虽低,但所包含的的艺术价值,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在吕泉的创作生涯中,她坚持宁缺毋滥,做精做细。

"所谓精,精在少,精在价值,更精在工艺。"吕泉告诉记者,艺术美潜在作者心里,应排除杂念,静心创作,精心创作。(本文原刊于2014.04.24大众日报)

关注中国刻瓷艺术网微信公众号
2
关键词: 中国陶瓷 艺术 吕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刻瓷艺术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

上一篇:陶瓷艺术大师丁邦海与夫人黄玉双挈肩携手镌刻美丽瓷话
下一篇:陶瓷艺术大师纪荣福陶瓷书画精品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