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刻瓷艺术网 > 天下刻瓷
编辑

龙泉青瓷,越干净越简单越难做

发布时间:2016-06-24 14:58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续鸿明 编辑:于汛 
摘要 陶瓷界泰斗陈万里曾说:“一部中国陶瓷史,半部在浙江;一部浙江陶瓷史,半部在龙泉。”

res03_attpic_brief.jpg

res01_attpic_brief.jpg
听泉(陶艺)  徐定昌

陶瓷界泰斗陈万里曾说:“一部中国陶瓷史,半部在浙江;一部浙江陶瓷史,半部在龙泉。”

龙泉青瓷最早可以追溯到五代,在吸取发扬越窑、婺窑、瓯窑的制瓷经验的基础上,在宋代达到顶峰,因“青如玉、明如镜、声如磬”的特点而蜚声海内外。2009年,龙泉青瓷的烧制技艺入选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是全球第一个也是唯一入选世界非遗的陶瓷类项目。如今,在众多青瓷艺人的努力下,龙泉青瓷在历经起伏后再次迈向复兴。

“艺术无国界,龙泉青瓷不只属于龙泉,也是人类共同的瑰宝。”龙泉青瓷行业协会会长、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理事徐定昌日前在接受《美术文化周刊》专访时表示,龙泉青瓷的复兴刚刚起步,目标是做精、做细,做成品牌。

青瓷魅力在于极致美

美术文化周刊:龙泉青瓷作为中国陶瓷史上的名窑,历来受到收藏家的青睐,它的魅力何在?

徐定昌:我们中国人追求的是一种极致美,龙泉青瓷具有典型的东方神韵,她干净、清爽,含蓄、包容、耐看,没有一点瑕疵,也有想象空间,让人百看不厌,越看越有韵味,这种瓷器的魅力可想而知。很多外国朋友来我的工作室看青瓷,说“不想走,看不够,因为太美了,想象不到是怎么做出来的”。好多收藏家晚上睡觉之前要看一看、摸一摸青瓷,说这样才能睡得舒服,因为它有一种精神上的极致美。

观赏青瓷,一定要走过去,离近一些看,每件作品其实都是有故事的。我是用灵魂、用生命来创作的,每件东西里都有想法。机械化批量做的,就很呆、单一,因为它们没有生命,没有灵性。而每个青瓷艺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反映到作品上,各不相同,各有特色。青瓷都是有故事的,这就看你的水平,看你的道行,见识多的人,一看就会懂。在我自己,我力求把青瓷的神和灵唤出来,一气呵成。

做得精才能做得新

美术文化周刊:现在的龙泉青瓷还是子承父业的传承模式吗?

徐定昌:现在我们带的徒弟很多,不仅仅是子承父业,只要有人能静下心来做些东西,我们都愿意带,也希望他们有所成就。我自己也有不少徒弟。当然,带自己的儿子有一个好处,就是他可以在旁边看着,他能静下心来一直做,而有的徒弟跟了两三年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很有本事了,其实他还没到火候。

因为陶艺需要几十年的功底打基础,想要学出来很慢,不像其他行业学个一两年就可以了。青瓷首先要看得懂,看不懂就没法做,只有在能看懂的基础上,才可能发挥自己的创新能力。每一个刚来的学员,必须要多看、多动手,每天都要干活,慢慢地摸索,不断地解决问题,不断地创新。

美术文化周刊:中国的传统工艺发展至今,都面临着传承与创新的问题,龙泉青窑是如何处理这一难题的?

徐定昌:一说起创新,就会谈到传承,而且必须谈到传承,因为只有在传承的基础上才能创新。青瓷的创新也不能离开根,不能离开中国的传统文化,离开了就会不伦不类,但是在创作、设计它的“型”这个方面,可以创新,要有新的理念。创新也讲究分寸,青瓷本身很素雅、很宁静,你如果把它做得很花哨、很浮躁,还是青瓷吗?比画画,你画不过景德镇,干嘛要去比?我们要做干净、简单的东西,越简单的越难做。

现在必须要往做得快、做得好、做得精、做得细的路上走。而新和精实际上是连在一起的,你不创新也就做不精,必须在创新的基础上做精,才会让青瓷更有魅力。

年轻一代有希望

美术文化周刊:有专家说,现在龙泉的年轻艺人有创新意识,但胆子太大了些,某些地方做得过了。

徐定昌:有些做的是太花哨了,这个方向不对。现在国家提出要建设文化强国,这也是青瓷的发展机遇,因此,我们对未来的期望很大,也很有信心。通过这几年龙泉青瓷宝剑节的举办,政府给予了大力支持,今后龙泉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舞台上也要争得一席之地。龙泉青瓷是人类非遗,全世界只此一家。艺术无国界,龙泉青瓷不只属于龙泉,也是人类共同的瑰宝。青瓷太美了,很多外国朋友为拥有一件青瓷而自豪,作为中国人,我们多么骄傲。

我们要让更多的人了解青瓷文化,我们自己也必须继续努力,多交流,多学习一些好的经验,激发灵感,多些创新。从古至今“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推一代,年轻一代更有希望。他们身上担负着很大的责任,他们的基础比我们这一辈好,而且现在的条件好了,他们可以去清华美院、中国美院深造,甚至到国外见识一下,寻找自己的创作方向。

美术文化周刊:这些人回来后,会不会改变青瓷的本色?

徐定昌:不会的。祖宗的东西不能丢!在这个基础上再去看别人的,多走、多看、多做,他们才会知道:什么是祖宗的,什么是中国人的。在此基础上创新,青瓷的天地就更广阔了,他们的发展空间也会更广阔。

大师评定亟待规范

美术文化周刊:现在评定的不少工艺美术大师很年轻,因为他们太年轻了,艺术成就也没有得到公认,所以,社会上对大师的评定程序颇多非议。对此,您怎么看?

徐定昌:大师确实是需要磨练出来的,必须要有功底。工艺,首先是“工”,然后才是“艺”,如果你连“工”都没有,就更谈不上“艺”了。

评定工艺美术大师的标准,第一是看资历,第二是看成就,第三是看作品,第四是看人品。简单说,应该是德艺双馨。经过层层筛选,才能被评定为国家级大师。从过去几届来看,国家级大师的评定还是比较公正的。当然,也不必讳言,在评国家级大师的时候,也会出现一些“走样”。

我觉得,政府、行业协会对国家级大师怎么考核,应有明确的思路和办法。比如,设定几个科目。拉坯的科目就要现场考拉坯,你拉不成坯还能称大师?不然,我们工艺美术这个行业就搞乱了,乱了何谈发展?好事难学,坏事却学得快,如果大家都想着搞关系弄个“大师”,这种不规范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造成的后果无疑是最可怕的。

不能再走发展老路

美术文化周刊:龙泉和韩国、日本的陶艺交流很频繁,怎么看他们的作品?

徐定昌:日本、韩国也生产青瓷。我们到日本去,那边的青瓷专家拿着我们的青瓷碎片,连连称奇,说日本做不出这样的东西,中国青瓷是他们的鼻祖。韩国的青瓷釉太薄,显得飘,工艺不错,单件看看还可以。他们都在学我们,还没学到位,但都在不断进步。

美术文化周刊:青瓷的制作工艺很严苛,是否会限制它的发展规模?

徐定昌:龙泉青瓷的复兴刚刚起步。这条路上,人家的缺点我们要避免,人家的优点我们要学,不能再走老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做文化,做得大不一定好,应该要做精、做细,做成品牌。

我们分工不像景德镇那么细,拉坯的只管拉坯,上釉的只管上釉,我们要求每件东西从头到尾必须是自己做的。因为让徒弟做,他有他的想法,不一定理解我的想法。所以,每一件东西都要亲手做,每一道工序都要亲手把关。有一点毛病,就是白做。

而且,龙泉青瓷工艺和别的瓷器不一样,它有特定款型和制作工艺,如挂釉、窑温等方面很特别,很难控制,因此成功率极低。我们都特别珍惜自己的作品,做了一件得意之作不舍得卖掉,因为,再烧一件自己根本没有把握。

陶瓷是土与火的艺术,可遇不可求。做坏了没法弥补,也没法再烧。知道的人会理解,不知道的人就想:不过是用泥巴做的呀。殊不知,让泥巴变成青瓷,要花多少工序,要费多少心血。

龙泉窑跟季节、天气都有关系,气候的变化对窑有一定的影响。据我的经验,一年中烧窑最好的时间是秋季,最不好的是春天。(本文原刊于2013.03.17中国文化报)

关注中国刻瓷艺术网微信公众号
0
关键词: 陈万里 龙泉青瓷 徐定昌 刻瓷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刻瓷艺术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

上一篇:拿什么来拯救百年古龙窑?
下一篇:瓷画, 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