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刻瓷艺术网 > 艺术鉴赏
编辑

《中华之光 淄博三宝》大美陶瓷之(三)神奇的窑变

发布时间:2016-07-27 09:49 来源:淄博陶琉汇 作者:淄博陶琉汇 编辑:于汛 
摘要 窑火的温度是令人捉摸不定的,就像一位性情古怪、叫人难以伺候的艺术家。在不同的温度下,同样规格花纹的两件作品会产生不同的效果。温度偏高的炉中烧出的青花青龙瓶中的腾龙釉质融化,形成朦胧的动感;温度偏低的炉中烧出的龙则硬朗干脆,富有张力。两条同样的龙因为温度不同而呈现不同的风格,也许窑火的温度是在故意向人们显示它的高超技艺,也许它本来就知道有人喜爱清晰之龙,有人偏好飘渺之龙。不一样的窑火、不一样的瓷器。一座好的窑炉和一个优秀的窑工往往是陶瓷升级换代的关键。

在古陶器漫长的孕育中,经历了泥质陶、白陶、印纹陶之后,瓷器终于出现了。这主要因为是白岭土和瓷土的发现运用,较低的含铁量,使瓷更加洁白。烧瓷要有比烧陶更高的温度,才能使瓷器有比陶器更高的硬度,这需要对窑炉结构进行改造,也需要对原有的燃料进行调整。

不断改进的窑炉是由陶到瓷、再到生产优美瓷器不可缺少的元素。窑火的温度是令人捉摸不定的,就像一位性情古怪、叫人难以伺候的艺术家。在不同的温度下,同样规格花纹的两件作品会产生不同的效果。温度偏高的炉中烧出的青花青龙瓶中的腾龙釉质融化,形成朦胧的动感;温度偏低的炉中烧出的龙则硬朗干脆,富有张力。两条同样的龙因为温度不同而呈现不同的风格,也许窑火的温度是在故意向人们显示它的高超技艺,也许它本来就知道有人喜爱清晰之龙,有人偏好飘渺之龙。不一样的窑火、不一样的瓷器。一座好的窑炉和一个优秀的窑工往往是陶瓷升级换代的关键。

从陶器变成瓷器不是简单的改进,而是一次新的脱胎换骨的创造。瓷的出现不仅赋予陶器以矿石元素的光洁晶莹,而且为其融入了艺术的灵魂。

1.jpg

瓷是从宋代开始走向高峰并进入人们的生活得以普及的。宋朝在中国历代王朝中是最令人费解的。它没有秦皇汉武的荣耀,却实现了经济的繁荣,它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有明显个性的朝代。它富裕、文明、进步、优雅,在历朝历代中,经济最发达,人民生活水平最高,国民文化最兴旺,科技创新成果最多。中国四大发明中的印刷术、指南针和火药,就是在宋代出现的。它有强盛的商业浪潮,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的出现,造就了世界最早的资本主义萌芽的母体。它是一个善于抒情的国度,有最能代表中国画艺术水平的山水画家。但就是这样一个繁荣鼎盛的朝代,因为重文轻武、耽于享受、疏于治国,遭到两次入侵、两次亡国,被分为北宋与南宋。稳定时期的经济社会的发展,使宋代瓷器体现了上流社会的阶级意识和审美趣味。宋代的文人比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具有高度的文化修养,诗文重新追求朴质平淡,绘画开始注重水墨山水,建筑崇尚砖木本色,家具呈现简约素雅。这从他们日常所用的瓷器上也可以看出他们高超的艺术品味。唐代的瓷器厚重结实,清代的瓷器精致完美,而宋代的瓷器则具有纯真的古典美。耀州窑的精美刻花、磁州窑的白地黑花,那种典雅朴素、自然的装饰能产生一种人见人爱的魅力。建窑的古朴不失灵动、吉州窑极富民间特色却自然天成。五大名窑带动了国内窑口群星灿烂,造型庄重典雅,釉色单纯,纹络简洁,有古铜玉器的神秘庄严,为后人带来了一种高雅文化与民间文化融合的清新之风。

汝窑产品质地细腻,釉色润泽,造型工整,工艺精致。其釉色淡者如碧空万里,谓之“天青”,深者似越过天晴云破之处,谓之“天蓝”。汝窑的窑变也非同寻常。由于每件瓷坯在窑中所处的位置不同,受热程度各异,产生的窑变效果就不一样。在烧造成功的汝瓷釉面上,往往开有细碎繁密的纹片,宛如鱼鳞或冰裂,备受人民喜爱。

2.jpg

官窑是由官府亲自设立并掌管的,产品主要为宫廷和国家重大典礼使用,生产方式在当时要求为宫廷制场,内府制样,民匠造器,士兵供役。宋官窑产品全部是青釉瓷器。釉色有粉青和灰青两种,釉色匀净,光洁温润,釉面大多布满了大小不等的开片,尤其是小块开片,密集并向倾斜状开裂。哥釉瓷的特征也是在釉面上出现的一种自然开裂的釉面开片。开裂本来是瓷器烧制中的一种缺陷,后来人们掌握了开裂的规律,有意识地让它产生开片,从而产生了一种独特的美感。宋代哥釉瓷釉质莹润,胴体釉面被粗深或者细浅的两种纹线交织切割,被业内称为“冰裂纹”。定窑则是以产白瓷而驰名。其胎质坚定洁白细腻,有一种类似象牙白的质感。

在北宋中晚期,瓷器生产终于在只有高温青釉和黑、白釉的单色釉格调上有了新的色彩的进入,这有赖于五大名窑之一的钧窑。它创造性地以氧化铜为色剂,在还原气氛下烧成了铜红釉。釉色随着窑内温度的变化而变化,陶瓷装饰手法的演进,促成了独具匠心、艳丽多彩的窑变釉的产生。宋代钧釉的风格是以釉层浑厚滋润、光亮匀净为特色,纹理具有明快的流动感,它以红、蓝为基调,熔融一体,形如流云,灿若晚霞,变幻莫测。

与宋代五大名窑相映成辉的是在北方的淄博窑。在淄博陶瓷的史志中,宋代部分最为醒目。宋朝时淄博瓷业的鼎盛时期,可以说是红红火火,波澜壮阔。当时日用陶瓷和工艺瓷已具备相当规模,成为中国北方最大的制瓷中心。淄川西南沿博山城至八陡一带近百里窑场,商贾往来,车水马龙。

唐代的淄博陶瓷已经走向了辉煌,淄博的磁村窑炉已开始烧制出当时中国最先进的黑釉瓷器。据说是一位窑工配错了料,结果,一错烧出了千古名瓷,那就是黄绿掺杂,妖娆而不俗,在当时名噪一时的茶叶末釉。以后,茶叶末釉几经浮沉,失而复得,在它的釉面的铁、镁与硅酸化合的结晶里,凝结了天不留憾的世事沧桑。

在宋代成为瓷界一绝的还有雨点釉。它的釉面呈现出均匀的放射状的结晶点,酷似雨点坠入水中形成的水纹。这里还有一个美丽的故事,据说是有一天窑工们正在劳作,制出一个个的陶瓷釉坯,天上的众仙女为窑工的辛勤所感动,轻弹仙指,琼浆玉液闪闪而落,溅于釉坯之上,使黑色釉面上布满闪烁银光的小圆点,我们称为“雨点”,而在日本则称之为“天目”。它的形成,实际上是釉面气泡排出富集铁的氧化物析晶所致。用它烧成的餐具,盛茶水金光闪闪,装白酒银光灿灿,韵味无穷。

淄博窑是提炼釉色和注重彩釉瓷器的民窑,温度的高低往往主宰着釉色的变化。兔毫釉就是因为在黑色或茶褐色的釉面上排列的针状细纹犹如兔毛而得名的。它形成的机理与雨点釉相同,只是因为烧成温度比雨点釉更高,在达到一千三百度以上时,富含铁质的部分会垂流而下,形成一条条左右浸润的纹线,给人一种类似兔毫的联想。淄博窑就是这样在充满智慧的窑工手里,始终保持着一种浓郁的民间色彩和乡土气息。它使瓷器造型讲究灵活多变,釉色不断创新、强烈明快,纹饰丰满富丽,图案都含有民间的吉祥寓意。

瓷器所以在宋朝得以普及,源于人们对玉的热爱。玉在中国人的意识里占据着崇高的地位,但玉不可多得。瓷的胎质洁白硬朗,釉色清丽可人,手感柔润细腻,窑变多姿多彩,与玉有着相似性。人们把对玉的感情转到了瓷上,使它承载了更多的情感寄托和心理祈盼。

宋代名窑的成名都与其所创造的独具一格的瓷器色泽有联系,它们虽然缺乏华丽芳润的唐朝的开阔恢宏、丰满浑圆,不如喜食豪饮的元代的大杯大器、质朴厚重,但那些崇尚含蓄、清淡和雅致的釉色,所透出的是一种长于悠远含蓄、富有寂静安宁的空灵韵味。定窑的乳白,汝窑的粉青、天蓝,官窑的淡青,景德镇的影青,哥窑的断纹,钧窑的天蓝以及色如晚霞的窑变,还有淄博窑的银光茶艳,如同给绝代佳人配上了不同的服饰,使其更加柔和淡雅,晶莹温润,各具独特的天然神韵。

3.jpg

陶瓷的精美绝伦,在于它的造型、釉彩和纹饰的和谐。说来也真是神奇,在素白的胎面上施一层釉水,再勾描几笔,就可能成为一件精美的稀世珍品。勾描的几笔渗透着历史的沧桑,它从简单的曲线纹到动物和植物纹,再到写实的山水、花鸟和人物,经过了一个日渐成熟的过程。陶瓷的釉彩分为单色釉和粉绘,粉绘又有釉下彩和釉上彩的不同。从单色釉瓷器的单纯、清丽和隽永,到彩绘瓷器的鲜艳、瑰丽和华贵,每一种釉彩都有不同的风格,反映了人们不同的信仰和情趣,反映了人们对美的感知不同。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淄博的陶瓷专家借助于科技给力,对各种釉色的化学构成与形成机理进行了系统分析,使各种釉色展现出了不同的色彩魅力。青如翠峰、红如夕阳、黑如乌金、绿如青水的单色系列釉,粗犷的豹斑、典雅的蓝钧、耀眼的金星、迷人的兔毫的窑变花釉以及鱼子蓝、红钧、银星、硒铬红等名贵釉色相继问世,淄博陶瓷的釉色从此步入了绚丽高雅、琳琅满目的全新天地。记得有一件在省里参赛的硒铬红釉瓶,它将一个梅瓶上部镂空并饰以圆球。这种奇特的造型本身就已经吸引了众多评委的眼球,再加上它以名贵釉中硒铬红作外衣,让透亮的玻璃体下血红的颜色十分艳丽,使它在众多的参赛作品中高贵典雅,傲视群芳,最终夺得了头奖。

七十年代在企业工作时,经常接触淄博美术陶瓷厂的产品,那些窑变的釉色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窑变追求的是一种创新式的变化。千物一色的造型,经过窑炉高温烘烤下的汇合流淌,创造出了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绚丽与神奇。这种千变万化的视觉景观,与时代日新月异、丰富多彩的生活方式相吻合。经过釉烧处理的瓷器,色彩渗透在胚釉之中,色泽光润。在它那流淌的色彩中,可以找到众多瓷种的釉色之长。青花瓷画法精湛是有人艺所为,龙泉瓷冰清玉洁却色调单一,能有如此超脱、如此恢弘的自然气势的,只有窑变釉色。与汝瓷、官瓷、定瓷等单色瓷相比,它色彩浓郁而富有个性;与青花、郎窑红、粉瓷等色釉瓷相比,它讲究变化且自然天成。它可闹可静、亦大亦小,闹则色彩斑斓,静则清纯安宁。

4.jpg

我市中国陶瓷馆前就矗立着一个属于园林陶瓷的问鼎吉尼斯纪录的高五米、重达五吨多、瓶身饰以两条浮雕巨龙的窑变“中华龙世纪瓶”。它造型严谨,雄浑饱满,融民族风格与现代情趣于一炉,被称之为世界陶瓷花瓶之最。淄博的园林陶瓷作品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经常用龙来装饰。远看气势磅礴,近看庄重大方,这就是龙所体现的北方气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淄博曾成功制作了一个重四百公斤的窑变花釉的盘龙戏水壶,壶面上有浮雕的双龙盘绕,一条龙张口吐须为壶嘴,一条龙昂首喷水的水柱成提梁,以卧龟造型作壶盖。这个壶全部用手工雕刻而成,用窑变的蓝钧釉装饰,造型严谨规整,雄浑饱满,融民族风格与现代情趣于一炉,被誉为国内罕见的艺术珍品。

5.jpg

在窑变釉色中灰釉是第一个出现的。我经常在想,釉色的发明也许是一个偶然。陶器在烧制时,由于陶窑的简朴,柴草的炭灰落在陶器上,与陶瓷土中的长石融合,形成了釉面,这就是最原始的灰釉。釉的出现,使粗糙的陶变得既美观,又光洁。正是由于釉的出现,使人们第一次对釉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慢慢地发现,釉在高温下会发生变化,不同的温度会出现不同的色彩。温度缓慢与急速的升降,色彩的表现会完全不同。随着釉材质多样性的出现,有些釉在低温下就已开裂,有些釉要在高温下才熔化流淌,形成了千变万化的开片和纹理,“蟹爪纹”、“鱼子纹”、“蚯蚓走泥纹”的肌理效果,都是在窑变下形成的。窑变是如此的丰富,这完全是鬼斧神工所为。

由于釉色的千变万化,即使十分娴熟的窑前师傅倾其所能,也难以随心如愿。在他们的潜意识里,也期盼借助一些超自然的力量来实现自己的完美。在企业调查时,经常接触到一些窑炉边的师傅,他们讲每一次开窑,总是在近乎祈祷的渴望中等待奇迹的出现。每个人都怀着一个美好的愿望祈求上苍的保佑。其实,他们曾经有过欢欣的近似疯狂的呼叫,也有过失望的难以自抑的泪水,他们的身心经受了太多的跌宕起伏。但他们仍然始终如一、不屈不挠地将窑变之美推出来,让世人领略了它那异彩纷呈的色釉风采。

我想,在一个人的事业、家庭和生活里,欢欣和失望是一种正常的情感。当师傅们发现自己烧制的陶瓷出现非己所想的色彩纹理时,失望和沮丧是很正常的,毕竟,那是人很难把握的一种物理化学现象。也许在这个时候,会有人发现其中不同寻常的美,“并非夏去秋才至”,它没准又会引领人们进入另一个崭新的釉色世界。

关注中国刻瓷艺术网微信公众号
1
关键词: 淄博 陶瓷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刻瓷艺术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

上一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尹干“陶瓷雕塑艺术”欣赏
下一篇:王柳苏陶瓷艺术作品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