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刻瓷艺术网 > 名家名作
编辑

阎先公谈创作(五) 记陶瓷壁画“人鬼捉妖的艺术世界”等创作

发布时间:2016-06-06 14:18 来源: 雅藏趣 作者:阎先公 编辑:于汛 
摘要 阎先公又名阎先恭,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美协会员,中国知识产权文化大师;中国壁画学会会员,中国刻瓷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山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山东画院高级画师,山东省陶瓷艺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原淄川区美协主席、淄川文化馆馆长。

聊斋情

蒲松龄与我是同乡,属山东淄川人,他的聊斋志异风靡全球,其影响已冲破国界。我从年轻时就读过书中许多故事,有的故事一生记忆犹新,特别对书中写鬼写妖更是深刻。老早就想用手中的画笔反映“聊斋”,这也是一个艺术家责无旁贷的责任和义务。从1984年我创作的第一幅陶瓷画“狐谐鬼唱入聊斋”在社会上引起较大反响后,又创作“聊斋颂”瓷板画。两种不同形式,不同风格的陶瓷画,使我产生了创作兴趣,并坚定了信念。

缘起

1990年,蒲松龄纪念馆的馆长周雁翔找到我,要我利用纪念馆后院东面厕所的墙面上创作一幅陶瓷壁画,并说内容我都想好了人鬼狐妖,在地面上简单构了下草图。我说这种题材良好,狐鬼妖仙是聊斋故事中的精华部分。郭沫若先生曾写过对联“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骨三分”。可以说关于写鬼妖仙蒲松龄是第一人。您的想法很好,您虽是策划者,也算是两人合作者。但您想的那些构图不能用,在这上您是外行了,(他是位很有才华的人,敢想敢干)您写诗、编剧我不如您,但在绘画上您不懂了。固我们两人关系很好,两人都是馆长,我对他说话就不客气了。

这个题材我很感兴趣,与我之前画的两幅画有很大的反差,但我又仔细地考虑,聊斋故事中的狐鬼妖都不是孤立的,都与人有密切联系,也就是说,人是所有故事的重点。人可除妖斩魔,可狐妖又可变化成人或仙女,与人共谋,甚至谈情说爱,青年男女相亲相爱是几乎所有聊斋故事的重点。

我把一对男女用即将拥抱动势画在画面的中央,几乎是顶天立地。像对称的大三角形,稳稳的竖立在画面上,两人后面用三个飞天仙女,头尾相连,形成一个旋转的大圆,她们是仙女,也是女性向往自由的化身,用单色的浅调子与重色的背景对比,很抢眼,特别优雅飘逸的躯体和飞舞的飘带,用夸张概括,既强调仙女动态的优美和力度,又强调拉长躯体飘带,形成秀丽高雅,灵动的旋转体,并烘托出重彩挺拔欲相拥抱的青年男女。

1.jpg 

狐鬼妖仙

我反复考虑狐鬼妖仙如何处理,放在什么位置,用什么方法,突然想到把他们分别置于画面的四个角上,以不同的内容和形式来表现,心想这种构图和表现方法应是独特新鲜的。比如画面右下角,我画的是狐的内容,关于狐狸的描写在聊斋中占得比例很大,写的最精彩,他把狐狸人格化,用狐狸的化身变为美女、少妇,展现了各不相同的性格和风貌。

有的善良孝顺,助人于难。

有的神通广大,施展神术,惩恶扬善,伸张正义。

有的腾云驾雾,施惠于民。

有的性格开朗,笑不掩齿,诙谐天真,可亲可爱。

还有把狐女们描写的机灵善变,才华横溢,满腹经纶,出口经典,更多的性格温柔,情感充沛的美女,由她们诠释的爱情许多故事。

我把这一些“狐”的故事用烟雾的造型,把他们笼罩在一块,象征狐狸精们在施展法术时,常常借烟雾遮挡而变化为人和物。

2.jpg 

 画面的右下角是以火焰的造型,把故事笼罩在里面,这部分是鬼的故事。其最有影响和代表的莫过于席方平篇章。席方平是位敢于为父伸冤的坚强汉子,他在阳间没打赢官司,他的阴魂进入阴间,满以为阳间贪官当道,阴间会公平正义,但他在阴曹地府中所经历的和看到的和阳间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官大贪,小鬼也贪,无钱财者如同阳间一样,受尽折磨,各种刑具,惨不忍睹。火刑、磨碾、据刑、火烤,把人折磨的死去活来,摧残万般。但种种苦刑没能改变席方平讨公道的决心。他的坚定不屈,甚至震摄住了贪官们,他们又以讨好欺骗的手段想把此事化解,但席方平毫不动摇,最终遇到了权威至上,正气禀然的二郎神,惩办了贪官,褒奖了席方平,并将席方平和死去的父亲重新还阳,享人间之乐。我把故事中的重点情节连串起来,再用以特殊的表现手法使其画面生动可观。

另外两组的内容分别放在画面的左右上角,用凤、云、月为特征,概括表现。整个画面,充实有物,灵活多变,穿插对比,巨细有别。

该画在表现手法上很有新意,用重叠画法画出各组内容,无论是人还是物,不分前后,重叠交错。人身上有物,物身上有人,透明互交,灵活丰富,充满现代感。

3.jpg

曲折命残

这是幅曲折命残的壁画,从制作过程中遭遇了不幸,当时周馆长催促壁画在国庆节完成上墙,迎接是领导到来。我说时间紧完不成,保不住质量,并说,您又不是党员,何必搞形象工程,他执着恳求,我只好加班完成了。事也凑巧,他们拉着壁画走在松龄路上,外地一辆大货车从后边撞翻了这辆小车,瓷板画摔得粉碎,他急眼了,我也急眼。他急的是领导 看不上了,我急的是我的时间。无奈,又画了一遍。这一次,时间宽松了,质量肯定好多了,心想,老天帮忙,坏事变好事,否则,前一副上了墙,将留下终生遗憾。该画上墙后反映很强烈,游客纷纷在壁画前观摩、拍照、留影。北京来的方成、法乃光、徐进等几位漫画大家,高度赞赏该画,并说,您比我们漫画家更大胆、夸张、变形。

该画在墙上呆了十几年,新上任的一位馆长坚持修建厕所,要把贴画的这面墙向前移近一米,找我商量,画子需要拆掉。我说,你们能否整体前移,有许多高楼大厦都能移动几十米,这能算啥难事。但他们坚持说做不到,最终拆除,恢复成一面是砖墙。后来,周雁翔告诉我,您受我连累了,如果那画子上没有我的名字,肯定拆不了。此时周已离岗,他和现任馆长矛盾很大。

变化多样

我在创作聊斋壁画上,力求多样化,每幅作品都要有不同的风格或形式。我用刻瓷手法刻制了一副“柳泉居士”瓷板画,画面不大,使用两块50×50cm的瓷砖刻制的,现存中国陶瓷馆。该画有两大特点,一是在人物造型上变化夸张,甚至用抽象手法。二者在刻瓷表现上,对形体线条,重色的色块是用刻刀加深刻制,对大面积的颜色是我利用砖的高低不平的瓷面磨后设色出现许多飞白,更有一番趣味。

4.jpg

无论画什么内容,在设计前首先要考虑到制作的材料性能,想到制作后的效果,要随机应变,才能制作出一件完美的作品。

关注中国刻瓷艺术网微信公众号
0
关键词: 阎先公 壁画 蒲松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刻瓷艺术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

上一篇:阎先公谈创作(四)“青少年之家”等瓷板壁画创作过程
下一篇:阎先公谈创作(六)介绍"音舞之韵"等作品创作